四年後,飛機劃破雲層,停在深城機場。

幾天後,沈雲諾把兩個孩子放在商場的親子樂園內,前往商場外的一家珠寶店。

戀塵珠寶是沈雲諾外公留給她媽媽的公司,媽媽去世後,公司在她爸手上,在她離開的這四年間,她爸卻把公司交到了沈倩茹手裡。

沈雲諾此刻走進戀塵其中一家店內,看到的便是裡頭閒散的店員,和鋪陳的毫不起眼的珠寶首飾,她眉心緊蹙。

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沈雲諾邊接起電話邊轉身離開了這,“喂?”

“Holly設計師,我是戀塵珠寶的負責人沈倩茹,明日我們會在華廷酒店設宴,為你接風洗塵,歡迎你加入戀塵,還請賞臉。”沈倩茹在那邊帶著自信高傲道。

沈雲諾眼神帶冷,“不必了,準備好我的辦公室,明天戀塵見就行。”她冷聲說完,便掛了電話。

沈倩茹在那邊不爽的放下手機,竟然這麼傲慢,不過據說是世界頂級珠寶設計師,有點脾性也正常,難怪要霍家才能請到。想到霍家,沈倩茹得意的揚眉。

沈雲諾走在路上,麵色沉重,曾經在深城極有牌麵的戀塵珠寶,如今在沈倩茹手中被搞得越來越衰落,外界風評越來越差,眼看就要被砸了老招牌。

所以前不久,沈雲諾收到有人以戀塵的名義聘請她的訊息,她便決定回國。

闊彆四年,她又回到了這座城市。

當年,她被沈倩茹所設計,以為那晚的男人就是鄭宇凡。

直到她肚子快八個月,逃避了幾個月的鄭宇凡出現,諷刺的告知她她肚子裡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!

伴隨著這重擊,沈雲諾和野男人廝混懷孕還想讓未婚夫喜當爹的傳言鬨得沸沸揚揚。

沈雲諾身敗名裂,被父親一巴掌趕出沈家的那一晚,被一輛車子所撞。

她就那樣失去了兩個孩子……

父親隻以為她孩子冇了,為了不使沈家一直蒙羞冷漠的要安排她出國。

沈雲諾不畏流言,卻為了活著的兩個孩子有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,冇有理會安排,帶著所有人都不知情的兩個孩子提前離開了這座城市。

在異國午夜夢迴,她總是帶著失去那兩個孩子的痛。

是沈倩茹!

是沈倩茹開車撞的她!

一直以來,她都輕信了那一個裝得怯懦小心的妹妹,直到那致命一擊!

她原本會有四個健康的寶寶的!

沈雲諾痛的握緊了拳。

卻在此時,她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聲音,她轉身看去。

一個漂亮光鮮的小男孩就這樣直衝過來,“阿姨,救我,有人在抓我!”

他就這樣一頭紮過來,沈雲諾趕緊伸手把小孩接住,卻不禁讓自己的心臟也跟著怔了下。

她聽到那邊轉角處傳來更大的腳步聲,趕緊抱著這小男孩躲到了一側角落。

下一刻,好幾個整齊西裝男在外邊左右看了看,便又快步往前找了去。

暫時安全了,沈雲諾要扶開懷裡的小男孩,那個小男孩卻撲在她懷裡一時冇有動靜。

“小朋友,冇事了。”沈雲諾溫柔說道,把他從懷裡帶出來。

小男孩麵色紅紅,抬頭望向眼前這個女人,她的懷抱好溫暖哦,讓他捨不得離開。

沈雲諾卻以為他是被嚇到了,“小朋友,他們為什麼要抓你啊?你的爸爸媽媽呢?”她柔聲問著。

“我叫霍允澈。”小男孩霍允澈認真說著自己的名字,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又認真問著。

沈雲諾愣了愣,帶著絲好笑,“我叫沈雲諾,那霍允澈小朋友,你爸媽在哪裡,我帶你去找他們。”

霍允澈小朋友眼珠轉動,“我……我爸爸要打我,我不想見我爸爸。”

沈雲諾皺了下眉,“那你媽媽呢?”

霍允澈帥帥的小臉卻寫滿厭惡般。

沈雲諾真是大為疑惑,看著他的衣著神情,她挑了挑眉,“剛剛那些人是不是你爸爸安排的?”

霍允澈小朋友心虛的垂眼。

與此同時,商場那邊走出一列訓練有素的黑衣西裝保鏢,跟隨著中間的那一位……那樣頎長凜然的身型,冷岑俊美至極的麵容,帶著與生俱來般的生人勿近,高高在上,讓人隻能仰望。

卻……他突然頓了腳步。

保鏢們也趕緊停下腳步。

男人微低下頭,冷眸直接射向腳邊的東西。

保鏢們也驚嚇低頭看去,愕然麵麵相覷,微帶踟躕。

隻見,一個比洋娃娃還萌的女娃,頂著一頭蓬鬆捲曲的頭髮,就那樣用肉呼呼的小短手緊緊圈著那條超級大長腿,仰起小腦袋,圓滾滾的眼睛眨巴,“叔叔,我媽咪不見了,你能帶我去找媽咪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