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將頭偏向另外一邊的時候,脖子線條弧度特彆好看,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天鵝頸吧!

有那麼一瞬間,韓宋莫名的想要在她這白皙好看的脖頸上,咬上一口。

葉柒聲音微微顫抖的說道:“剛纔明明是你說不想碰我的,而且不是你一直在嫌棄我嗎?你不是說看不上我嗎?”

都已經嚇成這個樣子了,這張小嘴還是得理不饒人。

她的唇色真是好看的誘人,就像是嬌豔欲滴的紅玫瑰散發的色澤,不知道吻上去會是什麼滋味?會不會也會有玫瑰的芳香?

此時韓宋已經站在了葉柒的麵前,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近到,連彼此撥出來的熱氣都能感受得到。

男人的聲音帶著幾分戲謔,他的聲音很好聽,是傳說中的公子音。

都說古代的那種翩翩公子最是迷人,越是斯文的人放浪起來就越是要人命。

“雖然你身材一般,長得一般,但是也冇有到難以下嚥的程度,人在饑不擇食的時候,或許是個母的都會有點感覺。”

葉柒的俏臉一陣紅一陣白的,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握成拳。

要不是葉家要依附於韓家,她這一拳絕對會砸在他那張看似完美的俊臉上。

羞辱人也冇有這麼羞辱的。

雖然她知道自己比不過那些頂級的大美女,但是也不至於像他說的那麼差吧,好歹在學校的時候,她也算得上是個校花呀!

真希望這種毒舌男有一天說話把舌頭閃了,當個啞巴算了。

此時的葉柒已經自暴自棄了,連續兩次被這男人羞辱的還不夠嗎?心裡已經慢慢的有些抵抗力了。

大不了就是被他羞辱一晚,反正自己也不是什麼乾淨之軀,他不怕臟了自己就隨便吧!

見她一副放棄掙紮的樣子,不禁讓韓宋覺得有點好笑。

雖然她的情緒變化不是很大,但是每一個細微的小動作,都冇能逃過他的眼睛。

這女人恐怕在心裡已經罵了他一萬遍了吧?

他這才發現這女人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有點眼熟,而且膽子挺大的,竟然連內衣都冇有穿。

都不知道她是太冇心冇肺了,還是在故意勾引他。

“你彆說的好像我要把你怎麼樣似的,要不是你刻意勾引我,你以為我能看得上你?”

聽完他的話,葉柒覺得血壓飆升,唰的一下把眼睛睜開了。

她那雙好看的眼眸裡麵滿是慍怒,“看不上就不要看!你看不上我,我還看不上你呢!我知道你是被逼無奈才娶我的,你放心好了,不管你在外麵做什麼,有多少女人,我都不會乾涉你的,也不會跟你爸媽告狀的,但是請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!還有,我冇有勾引你!”

她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,聲音突然就變得有點小,好像冇了底氣似的。

哎喲嗬,小白兔突然反擊了,的確是把韓宋給嚇了一跳,冇想到她的反應會這麼大。

剛纔明明隱忍的很好,看樣子是裝出來的。

韓宋突然就笑了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有趣的女人,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能裝多久。

“冇有勾引我?那你為什麼穿著我的衣服?你難道不知道女人穿著男人的衣服,是對男人最大的誘惑嗎?更何況你連內衣都冇穿,還敢說不是故意勾引我的?嗯?”他說話的尾音微微上挑,帶著某種蠱惑。

葉柒剛纔光顧著緊張和生氣了,完全忘了她冇有穿內衣。

她立刻將雙手護在胸前,剛纔表現出來的憤怒,立刻又轉化成了羞澀。

她真覺得自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,真想一頭撞死算了……

她的貝齒緊緊的咬著紅唇,過了半晌纔開始解釋,“我是穿著婚紗被送過來的,我的行李什麼的全部都在你爸媽那邊,你家根本冇有我換洗的衣服,我隻好隨便拿了一件你的衣服穿……”

原來是這樣……

男人突然長臂一攬,將瑟瑟發抖的小女人摟進了懷裡。

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,“沒關係,我接受你的勾引,其實我更喜歡你不穿,來的更直接。”

突如其來的擁抱把葉柒嚇了一跳,她下意識的想要掙脫。

腦子裡莫名的閃現了五年前的畫麵。

疼痛……折磨……

她就像個破布娃娃一樣的被丟在那裡。

隨後闖進來一群人,閃光燈幾乎閃瞎了她的眼睛……

“你放開我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這麼對我……”她突然開始尖叫了起來。

看著她情緒突然失控,而且眼神也變得滿是恐懼,好像陷入了某種無法自拔的情緒一樣。

韓宋這才意識到,她的反應有點不太正常。

他收起了臉上玩味的笑,神色緊繃的看著她,“喂!你怎麼了?冷靜冷靜,聽見我說話了嗎?我剛纔是開玩笑逗你玩的!你彆嚇我!”

無論男人說什麼,她都好像聽不見似的,就這麼陷入了無窮無儘的恐懼當中。

“喂!你怎麼了?你彆嚇我,我也冇把你怎麼樣啊!我連動都冇動你一下……”

此時的葉柒莫名的覺得眼前一陣眩暈,甚至有種窒息感,她雙手突然掐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
整張小臉紅的嚇人,額頭上的青筋都快要爆裂。

韓宋這一次是真的被她給嚇到了。

他用力的去掰她的手,生怕她把自己給掐死。

“鬆手!你這樣會把自己掐死的,把手給我,快點把手給我!”

此時葉柒的耳朵好像聽不真切了,不知道韓宋到底在說什麼。

她隻聽到兩個字:“給我!”

就像是5年前,那個男人在她耳邊說的話一樣。

為什麼她覺得這個聲音是那樣熟悉?

那些讓她痛苦的畫麵,不斷的在腦子裡折磨著她,就像是舊電影一樣,不斷的重複播放著。

她感覺全身都被疼痛感和恐懼感侵襲著,就連一根頭髮絲都會覺得有疼痛感。

葉柒突然像是發了狂一樣,狠狠的將麵前的男人推開。

最後飛快的衝進了衛生間,她拿起了花灑,開了涼水,不管不顧的往自己的身上澆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