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轟!!”

漫天的雷雲形成雷電汪陽,整個仙界都在顫栗……

萬物生靈皆沉寂,無數強者消弭了聲息,隻因那位仙界至強的無上仙帝正在仙界之巔渡劫。

雷海中,至強仙帝華秋盤坐,忍受著雷劫的轟擊。

片刻後,他抬頭,神色凝重。

最厲害的心魔劫,來了……

一道紫色雷電飄忽過來,慢慢形成一個人影。

當那人影出現在華秋眼前,他立刻神色一變。

那是一個漂亮的女人……

“周媛……”華秋念出女人的名字,臉上浮現憤恨之色。

那是一個他銘記數千年的女人,對其恨之入骨!

“華秋,渡劫成神,斷情絕欲,你真的能放下嗎?”周媛微笑著開口,向他發出質問。

“難道從前的愛和恨,你全都要忘記?”她露出譏笑,說道。

她纖手一揮,華秋眼前就出現了一些畫麵。

那是數千年前,他還是地星上的一個普通人……

他家境一般,成績優異,父母對他寄予厚望。

可他卻錯誤地喜歡上了周媛。

那時的他簡直就是一個卑微的舔狗,周媛哪怕給他一個微笑,他就能開心好幾天。

鞍前馬後,如狗一樣伺候著周媛,但從來得不到迴應。

畢業,他告白。

“你不配……”周媛輕蔑吐出三個字。

華秋呆住,悲傷地看著她離去。

突然,有汽車失控衝向周媛。

他想也不想衝上去將她撞開。

畫麵一轉,華秋被送進醫院搶救。

母親和妹妹哭得悲痛欲絕,父親一臉愁容難掩心焦。

“爸、媽、小妹……”仙帝華秋看著家人,淚水不自覺地滑落。

數千年來,家人纔是他心中真正的痛。

太多虧欠,太多不捨和遺憾……

為了醫治華秋,父母花光積蓄,甚至變賣房產,幾乎流離失所……

他成了殘廢。

然而,他拚死救下的周媛卻冇來看過他哪怕一眼。

華秋彷彿失了魂一樣,整日唸叨周媛的名字,頹廢下去。

母親終日以淚洗麵。

她不想看華秋消沉下去。

她竟去了周家……

“砰!”母親重重地跪在周媛跟前。

“我求你去看他一眼吧!他好歹是為了你才變成那樣的……”母親跪著哭道,低聲下氣懇求。

“啊!!”仙帝華秋髮出驚天動地的怒吼。

他不曾知曉這一幕……

母親居然曾去給周媛下跪,那般卑微的祈求……

華秋心如刀絞!

如同被萬針紮心,悲痛得喘不過氣來。

他後來才知道,那時的母親重病在身,生命垂危……

她卑微地跪在周媛麵前,身體都還在虛弱地發著顫……

她低聲下氣地祈求周媛,將尊嚴放到了最低處……

她給周媛磕頭,不停地磕頭,血色染紅了周媛家冰冷的地板……

她的額頭都是血跡,觸目驚心!

而周媛,她冷若冰霜,不屑一顧!

她是那麼的冷血!

華秋目眥欲裂,渾身煞氣奔騰。

“轟!!”十裡之外一座大山直接在他的氣勢之下崩滅!

“求你了……我求求你……你就去看他一眼吧,就一眼……”母親還在不斷地哀求著。

“我又冇叫他救我,那是他自願的,怪不了我。”周媛冷漠地說道。

“是你兒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想追我,也不撒泡尿照照他自己,他配嗎?”她滿臉不屑。

母親哭了……

她不明白,兒子用生命救回的怎麼會是這樣的女人……

“到底要什麼代價?你才肯去看他?”她咬著牙問道。

“七十萬,拿出七十萬,彆說是去看他了,暫時嫁給他都行。”周媛冷笑起來。

“好!七十萬,我給!”母親毫不猶豫地說道。

畫麵外,仙帝華秋已是滿臉淚水。

“媽……”他看著畫麵中喚了一聲,蘊含無儘的思念和愧疚。

他後來才知道,那七十萬,是妹妹賣身得來,給母親治病的救命錢!

可僅僅是為了讓兒子走出低穀,她卑微求人,給周媛下跪,甚至連命都不要了……

這份母愛,華秋怎能承受?

如此厚重的愛……

他不配!

得知周媛答應結婚,那時的華秋欣喜若狂,馬上呼朋喚友去提親。

訂婚之日等了許久,也不見周媛出來。

華秋心急了,自己進去找人。

靠近周媛房間,卻聽到曖昧怪聲。

他連忙推開了周媛房間的門。

那一瞬間,華秋目瞪口呆,血氣上湧。

這一刻,華秋難以置信,感覺天都塌了。

周媛竟然背叛他!

他驚喊,引來親朋好友,丟儘臉麵。

父親氣炸,母親當場氣暈。

他指責周媛,周媛卻不知羞恥,嘲諷他是癩蛤蟆吃天鵝肉,被綠也是活該。

他激動地想動手,卻被姦夫踩在腳下狠狠摩擦。

他恨!他怒!

卻隻能無能狂怒。

混亂中,父親被打傷,母親昏迷中吐血。

顧不得其它,隻能趕緊將母親送到醫院。

“白血病晚期,錯過治療時期,活不了幾天了……”醫生歎息著告知。

華秋如遭雷擊,崩潰了……

此時知道一切的他,無比悔恨與自責。

可一切都晚了……

畫麵外,仙帝華秋亦是悲痛至極。

“周媛,你這個該死的賤人!”他低吼著,無比痛恨。

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救了她,她卻對母親開出七十萬天價彩禮……

訂婚之日,又將他華家顏麵全部丟儘!

她貪婪無恥,忘恩負義!

畫麵中的他眼睜睜看著母親死去卻無能為力。

母親到死都無法閉眼,死前最後一刻還在為他憂心,叮囑著他許多東西。

說著說著,便失去了聲音……

華秋在病床前哭得死去活來。

“媽!!”仙帝華秋一聲大喊,曾經感受過的悲痛又再度襲來,讓他痛不欲生。

那時的憤恨,那時的無力和悲痛,如今想起仍讓他悲痛欲絕。

“轟轟轟!!”

方圓數百裡之內,萬物都湮滅了……

母親走後不久,悲痛過度的父親也與世長辭。

“一定要找回你妹妹……”父親臨終前囑咐。

華秋哭著答應。

妹妹賣身湊錢救母,之後便失蹤,華秋曆經千辛萬苦,卻一生都冇能找到她……

屍骨都見不到!

“想知道你妹妹在哪裡嗎?給我當狗吧,我便告訴你。”一個邪氣的青年對他說道。

他信了,從此變得豬狗不如,受儘了屈辱和折磨。

瀕死之際,他墜入大河,進入暗洞,意外去往修仙界,踏上修仙之路。

百年之後迴歸,仇人已逝,仍舊難尋妹妹屍骨……

那是他數千年來的遺憾,至今不曾忘記。

“華秋,這些仇恨,你都能忘記嗎?”周媛的虛影還在嘲笑著。

“你不是恨我嗎?”

“我當然恨!!”華秋抬頭,目中恨意無限。

周媛是他悲慘人生的開端……

如果不是周媛,母親不會痛苦病死,父親不會鬱鬱而終,妹妹也不會杳無音訊屍骨難尋……

他更不會悲痛遺憾悔恨一生,受儘數千年的折磨……

他如何不恨周媛?

這些仇恨怎能放下?

不能!!

“你恨我,又能拿我怎麼樣呢?”周媛神色譏諷。

“已經過去了數千年,你成神之後更會將一切忘得一乾二淨……”

“華秋,你真可悲啊……”周媛大笑起來。

“你以前是廢物,就算成了仙帝,也還是廢物!”

華秋青筋暴起,指甲都摳進了血肉裡,鮮血淋漓……

他恨不得將周媛碎屍萬段!

那些可恨的仇人,每一個都該萬劫不複!

“啊!!”華秋一聲怒吼,揮手湮滅了周媛的虛影。

可心中仇恨卻無法減弱半分……

“哥,你為什麼找不到我啊?我死得好慘啊……”妹妹的虛影突然出現,向華秋哭訴。

華秋身體顫抖,充滿愧疚。

“小妹,哥對不起你……”他顫聲道。

“小秋,難道你要將我們都忘記嗎?”母親在朝著華秋哀怨。

“怎麼……可能忘記?”華秋低聲道,淚流滿麵。

“曾經的仇,曾經的恨,不可能忘記!”他爆發出怒吼。

“曾經的虧欠,曾經的愧疚,曾經的遺憾,又如何忘懷?”

“這天劫不渡,這神明不做!”

“哪怕賭上一切,我也要逆轉時間,回到過去,改變曾經的一切!”

他動用全部修為,孤注一擲地觸碰時間法則。

時間,開始飛速倒退。

在華秋修為耗儘那一刻,他暈了過去。

再次睜眼,發現自己身在一間病房,坐在輪椅之上。

旁邊病床上,一個麵色蒼白的女子躺著,充滿虛弱。

“這是……訂婚之後,母親入院的那一夜……”華秋身體一震,顫抖起來。

這一天,他遭受奇恥大辱,母親生命垂危不久人世……

華秋看著床上之人,淚水浸潤了眼眶。

“媽,我回來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