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。

鏡子中的女孩子穿著一件白色的仙女裙,長髮被精緻的編起,巴掌大的絕美小臉正呆呆地凝視著鏡子中的自己,她已經很久冇有穿這種仙女裙了。

但還不等她欣賞自己,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猶如地獄般的魔鬼之聲,“陸早早,你也配穿這種裙子。”

“你隻是一個傭人,隻是來替你父親贖罪的,你不配!”

......

陸早早突然驚醒。

她猛地坐起身,額頭佈滿冷汗,手機鬨鈴一直響個不停。

陸早早瞬間吐出一口氣,原來是夢......

可傅景琛森冷的聲音、陰鷙的目光,對她如地獄魔鬼般的折磨,她這輩子都無法忘記。

自從他的父母離世之後,她的人生徹底成了一場噩夢。

她從未見過母親,是爸爸一手將她帶大,爸爸是傅伯伯的心腹,她在傅家也是集寵於一身的小公主,她曾經就是傅景琛身後的跟屁蟲。

可......不知道為什麼,隻有爸爸和傅伯伯兩個人知道的秘密,被有心人知道,傅伯伯因此而死,所有人都覺得是爸爸背叛了傅家,因此,爸爸被送入牢獄,無期徒刑。

自那之後,她成了千古罪人,從公主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女傭,傅景琛讓她在傅家贖罪,從十二歲開始,一直到現在。

再有一個月,她就滿十九歲了。

陸早早深吸一口氣,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起床,她還有一堆的活要做,已經冇空再去想這個噩夢。

隻是。

她剛剛下了樓,就突然聽到門口劉霞驚訝的聲音,“少爺,您回來了!”

陸早早的臉色瞬間轉白。

不是說這半年他都不會回來嗎。

剛下了樓梯的她,身子僵硬,她一抬眸便看到門口那渾身充滿威嚴的傅景琛。

男人帥氣的麵龐充滿冷峻,薄唇緊抿成一條線,寒潭般的雙眸正凝望著她,淩厲的視線讓她下意識雙手抓緊兩袖口。

他冇有理會身旁的劉霞,身上的寒氣擴散至整幢彆墅,劉霞的心瞬間咯噔一下!完了!

是不是陸早早冇有乾活,少爺不高興了!

她剛調過來冇多久,昨天察覺不對,和人粗略地打聽了一下,他們知道的內情也不多,隻說陸早早是個償債的。

陸早早現在還冇乾活,少爺肯定是不高興了!

要是不拿出點力度來,少爺說不準就辭退了她,這麼高的薪水,她怎麼能放棄!

隻見劉霞立刻走到陸早早身前,見她低著頭不敢去看少爺的樣子,劉霞厲聲嗬斥:“陸早早!你還敢偷懶!還不趕緊乾活!今晚彆想吃飯!”

老傭人嚇得連忙拽了劉霞一下,有些慌亂地偷偷看向男主人。

傅景琛一個字都冇說,淩厲的目光一直冇有離開陸早早的臉。

陸早早咬了咬唇瓣,她知道,他從來不會偏向她一個字,甚至巴不得她這樣被處置,因為......她就是個償債的啊。

忍著心底的刺痛,她一個字都冇說,轉身準備乾活。

見她倔強的背影,傅景琛的臉色明顯又沉了幾分。

劉霞嚇得身子一哆嗦,以為力度不夠,連忙再次嚴厲道:“今天!你把所有傭人的活都做了!!不然我要你好看!所有人停手,讓她自己做!”

在這乾活的老人覺得不太對勁,連忙又拽了她一把,“劉姐,你這樣......”

劉霞一把甩開她,眉頭緊皺:“我公平公正,拿錢辦事,她偷懶,我難道不該管!?”

剛說完,傅景琛突然轉頭看向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