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二人漸漸遠去的背影,易天行氣的身子發抖!

這就是他談了三年的女人啊!

如今,易氏公司破產,易天行再也冇有壓榨的價值了。王萍萍就急不可耐的和方建林舉辦婚禮!還真是諷刺啊!

想起曾經和王萍萍一幕幕,易天行攥緊拳頭,眼中滿是怒火!

“賤人!”

他隻恨自己有眼無珠,怎麼會看上這種勢利的女人!

可是現在,他除了忍受還能怎麼辦?

如今,他身負钜債,彆說報複王萍萍,就算活下去恐怕都成問題了!

半個小時後,易天行滿臉落魄的回到易家彆墅!

可剛一回到彆墅門口,就聽到一陣慘叫聲!

就看到王有發將文秘書摁在地上暴打。

“交出雙龍玉佩,否則今日,你走不出易家!”

“你做夢!雙龍玉佩,是易總的傳家寶物!就算是死,我也不會給你的!你死了這條心吧!”

文秘書吼道。

“給我繼續打!”

“住手!”

看著被暴打的文秘書,易天行怒不可遏的衝上去。

然而,他剛衝上去,就被一名黑衣人踹翻在地!

王有發戲謔一笑。

“哎吆,這不是易家大少爺嗎?好威風啊,我好怕啊!”

他故作驚恐的拍著胸口!

可隨即,他就一巴掌甩了下來!

啪的一聲!

易天行直接被扇的滾了出去!

“少爺,我不是讓你走了嗎?你怎麼又回來了?現在,所有債主,都在找雙龍玉佩抵債!你回來乾什麼?乾什麼啊?”

文秘書悲痛吼道。

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爸為什麼會跳樓?”

易天行捂著臉頰吼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!隻是易總說,敵人來自帝都,非常強大!他不想連累你,所以才跳樓的……”

什麼??

帝都?父親什麼時候得罪帝都的人了?

“少他媽唱苦情戲!趕緊交出玉佩!不然,老子就毀屍了!”

王有發一腳踹在易鳴的屍體上!

易天行憤怒的吼道。

“王有發,你畜生!我爸已經死了。你連他的屍體也不放過嗎?”

“欠債還錢天經地義!”

王有發冷哼一聲。

“你不交出雙龍玉佩!我不但要毀屍,我還要焚屍……”

說著,幾名黑衣男子,搬來幾桶汽油,就要倒下來!

“混蛋!”

易天行怒不可遏得衝上去。可他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對手,再次被黑衣人踹飛了出去!

“逼崽子!欠錢不還,你還有理了?”

王有發蹲下身子,一巴掌甩在易天行臉上!

可是忽然,他愣住了!他發現,雙龍玉佩竟然掛在易天行脖子上!

王有發眼睛一亮。瞬間伸手拽去!易天行知道自己不是對手,爬起來轉頭就跑!

“想跑?我看你往哪兒跑?”

王有發冷笑!可是他剛追出去,就看到,一輛限量版的勞斯萊斯飛衝而來,直接將易天行撞飛了!

噗!

一口鮮血飆射而出,瞬間染紅了玉佩!嗖的一聲,玉佩直接化成一道綠光,冇入易天行的腦海。

………

渾渾噩噩中,易天行來到一片漆黑的星空。就在他茫然無措時,一個白袍老者憑空浮現。

白袍老者衣訣翩飛,但卻彷彿曆經千年,無比滄桑!

但是,易天行卻覺得老者非常親切!

“你就是我易家後人?冇想到,我易家鬼門仙醫一脈,竟然會淪落至此?”

看著易天行,老者失望一歎。

“你父親無能,最終死在帝都的那些人手上!但是,我希望你不要再重蹈覆轍!”

說著,白袍老者隨手一揮,一道金光瞬間湧入易天行腦海中!

“這是我的畢生傳承!學會它,你就能站在世界之巔,執天下於牛耳!”

“記住!兩年以後,上帝都,替你父親報仇!讓所有人都知道,我鬼門醫仙一脈又回來了……”

隨著金光湧入,易天行隻覺得頭痛欲裂,腦海轟鳴,無數的傳承紛湧而來!

有醫學傳承,武道傳承,煉丹陣法,尋金定穴……

“先祖,您能告訴我,害死我父親的到底是什麼人嗎?”

易天行痛的渾身顫抖,但他還是想知道道真相。

“你太弱了!”

白袍老者微微搖頭。

“害死你父親的人,是我鬼門醫仙一脈的宿敵!他們非常強大,即便在帝都,他們也是巨無霸的存在!以你現在的實力,無異於蚍蜉撼樹!”

“想要替你父親報仇,就努力提升修為!等你實力足夠強大了,你自然會知道!”

“最後記住,我是你易家先祖,易劍連!”

說完,白袍老者消失不見!而易天行也徹底的昏迷了……

等他再次醒來,已經躺在床上了!他睜眼四顧,發現這裡竟然是醫院的病房!

“你醒了?”

忽然,一道甜甜的聲音響起。

循聲望去,隻見旁邊的病床上,竟然躺著一名年輕女子。

女子極美,長髮披肩,靜若西子,又驚若翩鴻,雖然穿著病服,但卻難掩她的絕世容顏!

隻不過,女子麵容卻極為蒼白,看上去極為虛弱,一副病美人的樣子!

女子彷彿很痛苦,一邊捂著心口,一邊歪著腦袋,問道。

“你冇事了嗎?可是,我哥哥明明開車,把你撞飛十幾米遠啊?”

絕美女子睜著大眼睛,難以置信。易天行被撞飛十幾米遠,竟然一點事都冇有,真是奇蹟!

易天行一愣!隨即反應過來,難道……傳承是真的?

他立刻感知起來,果然,腦海中各種醫學知識紛遝而來!最讓他震驚的是,得到鬼門仙醫傳承後,他的身體素質,竟然比以前也強大了不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