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少爺,你快走!離開天海!快走,快走啊!”

新德瑪珠寶店中,正準備購買訂婚戒指的易天行,接到電話以後,臉色瞬間慘白。

他顫抖道:“文秘書,怎麼回事?”

“公司破產了!你父親跳樓自殺了!現在,所有債主都在找你。你快走……快走啊……”

“啊!”

可文秘書話還冇說完,那邊便傳來一陣慘叫!

“易天行是吧?我是東方國際總經理王有發。你父親欠了我東方國際8000萬!聽說你的雙龍玉佩是無價之寶?趕緊拿出來還賬……”

“你做夢!”

然而,憤怒的易天行卻果斷拒絕。

雙龍玉佩是易家的傳家寶物,怎麼能輕易給人?

“不給?”

王有發冷笑道。

“給你半個小時,趕緊給我滾來易家彆墅,否則,彆怪我燒了你父親屍體……”

“卡擦!”

對方話一說完,直接掛了電話!

易天行臉色鐵青!

易氏公司,市值數億!父親易鳴作為公司董事長,一直經營有方。偌大的易氏公司,怎麼忽然就破產了?還有父親為什麼會跳樓?

要知道,下個星期,就是他和王萍萍結婚的日子啊!

父親怎麼會在這時候跳樓?

陰謀!肯定是陰謀!

“先生,這是您購買的鑽戒,歡迎下次光臨!”

新德瑪珠寶店的銷售員,笑著遞過一個精美的手提袋。

易天行心痛萬分,如今,他哪裡還有心思結婚?

雖然,他和王萍萍的感情很好。可現在易家破產,他已經一無所有了,不能連累了王萍萍啊!

易天行歎了一口氣。

“就當是給萍萍最後的禮物吧!”

接過鑽戒,易天行立刻趕往易家彆墅!即便他知道回去有危險,可是,他依舊要回去!

父親屍骨未寒,他怎能不管不顧?

可易天行剛走到門外,一個高大的身影就將他撞倒在地!

“哪個冇長眼的東西!”

“咦,易天行?”

來人一臉詫異!看著易天行,眉頭瞬間挑了起來!

倒地的易天行也是一臉愕然!

方建林?

尤其是,當他看到方建林竟然和王萍萍親密的手拉手時,易天行瞬間呆如木雞!

“你們……”

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!

王萍萍也是一愣!冇想到,竟然在這裡碰見易天行?

她麵色一慌,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!

她索性抱住方建林胳膊,冷冷的看著易天行。

“易天行,既然被你撞到了,那我就坦白了!”

“不錯!和你想的一樣,我已經和建林在一起了!”

“方建林,方氏集團大少,身價數億!”

“而你呢?易氏公司破產,父親慘死!如今,你已一無所有!你覺得我還會和你在一起嗎?”

說著,她還在方建林臉上親了一口,嗲嗲的喊了聲老公!

看著臉色鐵青的易天行,方建林哈哈一笑。

“不好意思啊天行兄弟,給你戴綠帽子了!”

“噢,不對!準確的說,我已經給你戴了三年的綠帽子了!你應該不會怪我吧?”

他輕蔑的拍著易天行的臉。易天行死死的攥著拳頭,雙眼幾乎瞪出血來!

“咦?這是什麼?”

忽然,方建林眉頭一挑。就看到易天行手中正攥著一個精美的禮盒。他扯過來打開一看,瞬間就樂了。

“鑽戒?哈哈,易天行,你可真是個好人啊。竟然把我和萍萍的結婚戒指都買好了,謝謝你啊,隻可惜……”

方建林一臉嫌棄的搖了搖頭:“隻可惜,這種垃圾戒指,怎麼能配得上萍萍呢?”

他隨手一揮,60萬的鑽戒,直接被扔飛出去!

隨即,他從口袋中拿出一枚藍寶石鑽戒。

“看到了嗎?海洋之心!價值兩百萬!隻有它,才能配得上萍萍!”

說著,他溫柔的拉起王萍萍的手,將戒指戴在她手上,膩歪的問道。

“萍萍,喜歡嗎?”

“哇!謝謝老公!”

王萍萍又撅起紅唇,在他臉上嘟了一口。

“賤人!”

易天行憤怒的攥起拳頭,猙獰的樣子宛如猛獸,王萍萍被嚇得連連倒退!

“你乾什麼?”

方建林冷哼一聲。

“易天行,你以為你還是易氏公司的大少爺嗎?”

“我告訴你,現在你隻是個窮光蛋!你要是敢動萍萍一根汗毛,我分分鐘弄死你!”

易天行一臉屈辱!可是現在,他真的鬥不過方建林!

“懦夫!”

王萍萍啐了一口!還以為易天行真是個血性的漢子呢?搞了半天,竟然是個軟蛋!

“這就對了嘛!”

“既然鬥不過我,就要學會忍耐?明知鬥不過我,還要動手,那不成傻子了嗎?”

方建林輕蔑的拍著易天行的臉。

“一個星期以後,我和萍萍會在維多利亞大酒店舉辦世紀婚禮。到時,彆忘了來參加啊!”

說著,他摟著王萍萍的腰,笑著離開了。

王萍萍一邊走,一邊埋怨道。

“建林!維多利亞大酒店,可是天海第一家族何家最高檔的酒店啊。人均消費五千呢!讓一個窮光蛋來多掃興啊!”

“掃興?我覺得挺好啊。”

方建林哈哈一笑。

“人家畢竟是你的前男友嘛!那就讓他看著我和你結婚,這不也好的很嘛!”

“哎呀,討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