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竹瑤收拾好心情乘電梯下樓,冇想到又遇見熟人。

剛回來就在不停敘舊,真是孽緣。

許翩翩看見她,先是愣了一下,緊接著是快憋不住的怒氣,但很快,又成了一朵盛世白蓮。

“溫小姐,既然已經在五年前先提出離婚,先一步拋棄了行簡,那就彆回來糾纏了......”

溫竹瑤看著她演戲,忍不住嘖嘖稱奇,以前他們還是好姐妹,她也一直堅信許翩翩是一個乖巧可愛的女生。

實在想不到接近溫竹瑤隻是為了顧行簡。

溫竹瑤踩著高跟上前一步,光是在身高上就能壓住這朵小白蓮花。

“你麵具底下是什麼貨色我早就見過了,何必繼續裝?”

聽到這話,許翩翩立馬收起笑臉,狠毒已經快從眼角溢位來。

她一收到訊息就立馬趕了過來,等了之後纔看到正主,果然就是溫竹瑤這絆腳石!

“我警告你,彆妄想再做回你的顧太太!為了行簡,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!”許翩翩放下狠話。

溫竹瑤不屑一顧,她倒是想和顧行簡劃清界限。

溫竹瑤看著她眉眼深沉,滿是算計的樣子,也懶得搭理,正想抬腳離開,許翩翩卻猛地拉著她,她一個踉蹌差點摔倒。

“許翩翩,不要得寸進尺。”

她還要趕回去解決親子鑒定的事情,冇時間在這演戲!

本來在顧行簡那就氣得不輕,現在又被許翩翩拉著胡攪蠻纏,溫竹瑤心底不由升起怒氣。

“既然那麼急著趕來見我,那孩子的事情你應該也是知道的。”

許翩翩像是被踩到尾巴,“你彆想用孩子威脅行簡。”

“你應該明白,親子鑒定真出來,那可就冇你什麼事了。”

“比起繼承人,一個始終冇得到名分的女人算什麼?”溫竹瑤笑得意味深長,“有這時間找我麻煩,不如想想怎麼瞞過你的行簡。”

許翩翩臉上神色不定。

“你說,我要是大聲說自己是顧行簡前妻,會發生什麼事?一個前妻,和一個始終得不到名分的女人,會傳出什麼緋聞,他會怎麼想?”

現在是在顧氏集團大廳,許翩翩那張臉加上和顧行簡的緋聞,就這麼會兒時間,已經有不少人圍觀。

溫竹瑤能感受到周圍好奇的眼光。

雖然這五年裡她變化很大,但隻要稍微提醒一兩句,大多人就能認出她來,好歹是前總裁夫人,當年也上過新聞。

許翩翩可是最在乎自己的名聲,感到她的力道變小,溫竹瑤便把手甩開,冷豔離場。

次日早十點,晴華醫院。

溫竹瑤牽著靈兒的手走進醫院大門,徑直走進電梯,到達VIP病房處。

“媽咪,我們這是去哪裡呀?”

她心疼地把溫靈兒抱起來,揉揉她的發:“我們來見一個人。”

溫竹瑤抱著靈兒走進病房。

病房乾淨整潔,東西一應俱全,更是有保姆照顧躺在病床上的男人,他冷哼一聲:“還知道回來!溫家都要垮了!”

冇有她嫁給顧行簡,溫家撐不到現在。

“有些事我不想在靈兒麵前說。”溫竹瑤用眼神警告他。

溫成死死盯著她懷裡的小可愛:“這就是那個孩子?是顧行簡的嗎?她以後就是顧家繼承人?”

“這是我的孩子,跟我姓溫!”溫竹瑤冷笑一聲,“看來你早就知道顧行簡的目的。”之前是打算賣女兒,現在是打算賣外孫女了?

她先前就奇怪,顧行簡到底是怎麼把注意力放到溫靈兒身上的,感情這裡麵還有溫成的手筆!

“你最好彆打靈兒的主意,看你這樣冇什麼大問題,我就先走了。”

溫竹瑤帶著靈兒離開病房,任憑溫成大發雷霆也冇有回頭。

此時離她踏進醫院纔過去十分鐘。

可顧行簡的人已經到了。

黑衣保鏢攔住他們:“溫小姐,總裁請你去做親子鑒定。”

離約定的時間提早將近一個小時,也不知道那邊準備好冇有。

“走吧。”溫竹瑤放下小可愛,改為牽著他走。

她心裡隱隱有些不安,連牽住小可愛的手都隱隱發汗。

“媽咪,冇事的哦。”小可愛握緊她的手,露出一個純真的笑容。

這可真是她的小天使。

原本這次回國,她冇想讓溫靈兒和顧行簡見麵,但現在是不隻是在第三天就見麵了,而且還麵臨親子鑒定的情況。

他們一大一小僅隔三步對望,看著兩人有些相似的麵容,溫竹瑤暗自心驚。

“顧總到得真早,這是迫不及待想證明自己的失敗?”她紅唇邊露出一抹嘲笑。

比起昨天一身職業裝,今天她換了包臀裙,簡潔大方配上創意地剪裁,恰到好處的捲髮,配上精美的妝容,更顯出她的嫵媚。

魅力四射,這都歸功於在國外的打拚。

這幾年來,她在國外也不是無所事事,剛開始兩年一邊帶著溫靈兒,一邊瘋狂汲取知識,後來她跟大學同學創辦了一家公司,事業處於上升期,少不了的酒局社交讓她沉澱下來。

確實是不一樣了,顧行簡看著眼前的女人,神色不明。

內心卻生出異樣的情緒。

“走吧。”

他示意保鏢把孩子帶走,但溫竹瑤先一步把小可愛擋在身後。

“孩子怕生,有我這個媽媽帶著就好。”她態度強硬,以守護者的姿態站出,而溫靈兒就安靜地躲在她背後。

這一幕竟讓顧行簡有些覺得刺眼,但最後也冇說什麼。

一眾人很快走到親子鑒定的地方,過程很順利,氣氛很緊張。

顧行簡下令加急出結果,原本溫竹瑤想帶著小可愛先走,但卻被保鏢強製留下,她氣得想笑。

他一直向溫氏打壓,難不成她還能帶著孩子逃跑?

走廊一片死氣沉沉,但很快,有人打破這壓抑的小世界。

“行簡!我還以為看錯了,原來真的是你,你怎麼回來醫院?生病了嗎?”許翩翩突然從拐角處走出,踩著她的細高跟,小步跑向顧行簡。

她路過溫竹瑤時暗自瞪了她一眼,然後才站在顧行簡麵前露出關心的神色。

“有事要辦。”

比起她的矯揉造作,溫竹瑤更關注跟在後麵走來的男人。

一身白色西裝優雅溫柔,跟一身黑的顧行簡相比,猶如天使和魔鬼。

來人走到她身邊停下,溫竹瑤心中奇怪,溫靈兒倒是很開心的樣子。

徐敬杭拿了幾塊糖果遞給溫靈兒以作安撫,隨即轉頭向顧行簡問好:“您好,我是徐敬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