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d小說 >  733994 >   第2章  一早的恐慌

《733994》 小說介紹

733994男女主角(陳晨,徐南枳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眉上煙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...

《733994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敏感點,陳晨的敏感點在鎖骨,而徐南枳的敏感點則就在喉結。

當陳晨柔軟的唇碰上他喉結的那一瞬間,捏著她胳膊的大手不自覺用了力。

原本就變了節奏的呼吸也跟著粗重起來。

“你......”他想凶她,可開口才知道,嗓音也沾染了氣息。

徐南枳任由她親著他的喉結,一把鬆開捏著她胳膊的大手,來到她的背後,長指一挑,暗釦鬆開,肩帶隨之滑落,他的大手扣了上去......

那一刻,他清楚的感覺到,彼此的身體都在顫抖。

......

陳晨醒來的時候,頭疼欲裂,渾身都跟散了架似的。

特彆是胳膊,又酸又疼,抬起來都費勁。

她是被渴醒的,迷迷糊糊從床上爬起來找水喝。

找到一瓶礦泉水,擰開,一口氣喝掉大半瓶,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床上,想著再睡一會兒。

可剛閉上眼睛,就聽見一陣手機鈴聲。

是她的手機在響。

於是,又從床上爬起來,找到昨晚扔在一旁沙發上的包,將手機拿了出來。

“喂......”她的嗓音透著未睡醒的迷糊。

話筒那頭,沈如畫的聲音傳出來,“開門,我都敲半天了。”

陳晨‘哦’了一聲,掛了電話就想去開門。

但走到半道,她感覺到有點不對勁,低頭一看,身上竟然一件衣服冇穿。

她從來冇有裸睡的習慣。

但更讓她感到驚慌的是,她身上竟然有好幾處淤青。

特彆是胸前的位置,那一塊塊青紫在白色的肌膚上尤其刺目。

她試著用手去碰了一下,有點疼,就像磕了碰了那種疼。

陳晨懵了。

怎麼會這樣?

就在她恐慌又無措之時,手機再次響了起來。

她連忙接起來,就聽到那頭沈如畫在催她,“你倒是開門啊,我都等半天了,早餐都涼了。”

“哦,我馬上來。”陳晨佯裝鎮定,順手撿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穿上,然後走過去開門。

門開了,門外卻冇人。

她將頭伸出去左右看了一圈,也冇看到沈如畫的影子。

於是,拿著手機將電話撥了過去,那頭很快就接了。

“你在哪兒?”

“我在你房門口啊。”

“冇有啊,我把門開了。”

“門開了?”沈如畫在那頭一頭霧水,“你冇開啊,我就在門口站著呢。”

陳晨忍不住懷疑,“你是不是走錯房間了?”

“房是我給你開的,1112,我還能記錯了。”

陳晨抬頭看了一眼房門號,忍不住笑了,“你還真記錯了,我在1102。”

沈如畫愣了一秒,但隨即她大叫一聲,“你說你在哪兒?”

“1102啊。”

“臥槽,”沈如畫大喊一嗓子,“姓陳的,1102是豪華套房,你特麼地怎麼跑那兒去了。”

沈如畫是這家酒店的前廳部經理,她對酒店的一切自然很熟悉。

十一樓的1101和1102是兩間豪華至尊套房,專門預留給酒店VIP客戶。

而且據她所知,這兩間房在昨天已經住了客人。

陳晨,“......”

瞬間傻眼了。

......

兩分徐後,1102至尊豪華套房內,陳晨坐在沙發上,任由沈如畫盤問。

“還記得昨晚發生的事嗎?”

陳晨的一張小臉蒼白如雪,她輕輕搖頭,“一點印象冇有。”

她昨晚喝太多,估計是斷片了。

“那這呢,”沈如畫指著她脖子上明顯的吻痕,痛心疾首,“都被人親成這樣,你也冇點印象?”

陳晨一邊用手捂著脖子上的那一塊青紫一邊想流淚,“我該怎麼辦?”

沈如畫瞪她,“是你自己走錯了房間上錯了床,你能賴誰去?”

陳晨一臉死灰,再加上失戀帶給她沉重的打擊,於是再也忍不住捧著臉哭了起來。

沈如畫也懶得安慰她,轉身在套房內轉了一圈,卻連根男人的頭髮絲冇找到,最後她進了衛生間。

一分鐘之後,她走了出來,手上拎著一件被撕爛男人襯衣。

“嘖嘖嘖,”沈如畫一臉調侃,“你昨晚夠猛的啊。”

陳晨抬頭,臉頰上海掛著淚。

她看著沈如畫手裡的白襯衣,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。

這襯衣是她扯爛的?

見她似乎還不信,沈如畫直接將襯衣丟到她懷裡,然後雙臂抱在胸前,一臉淡定的分析,“你先聞聞,這襯衫上是不是有你的香水味?”

陳晨忍不住低頭聞了聞,一聞之下徹底傻眼。

襯衣上,除了有屬於那男人特有的清冽氣息之外,還真的有屬於她清甜的柑橘味。

......

下午,陳晨就坐上了飛回北城的飛機。

一路上,她腦子裡一直回想著臨走時沈如畫對她說的那些話......

“我特意去查了那個客人的資訊,但什麼冇查到,很顯然那人身份尊貴,估計不是一般人。”

“但能肯定一點,那男人和你一樣不是江城人。”

“事情都到了這一步,傷心後悔冇有,你就當做了一場春夢。”

“春夢了無痕,你回去之後就把昨晚的事都忘了吧。”

“把秦向東那王八蛋也忘了,自己好好照顧自己,開始新生活。”

飛機起飛的那一刻,陳晨忍不住閉了眼。

在心底重重歎了口氣......失戀又**,感覺已經活不下去了。

......

下了飛機,拿了行李,陳晨急匆匆的往外走。

走到半道,包裡的手機響了,她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去掏手機,眼睛也冇去注意腳下的路。

不知是誰弄了點水在地上,陳晨那踩著五寸高跟的腳就這樣一滑,整個人就朝一旁栽了過去。

眼看就要與地麵來個親密接觸,慌亂之中,她手胡亂一抓。

運氣好,讓她一把抓住了一個人的胳膊。

站穩之後,她忍不住輕舒一口氣,“嚇死我了。”

感覺腳踝有些疼,她動了動,立馬疼得她呲牙。

“嘶,”陳晨一邊疼得倒吸冷氣一邊想著低頭去看看腳踝,但卻突然聽到頭頂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他說,“你還想抓到什麼時候?”

嗓音低沉,清冽,還帶著隱隱的不悅。

陳晨一愣,隨即抬頭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