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癡戀不負相守》 小說介紹

小說《癡戀不負相守》是作者大浪淘沙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是,講述了......

《癡戀不負相守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總之,這種莫名其妙被左右夢想的事,讓她心裡非常難受、非常反感。旁人,永遠不會明白B大對自己的意義。

那個夢想不單單屬於自己,還屬於逝去的父親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驍氏集團。

驍寒卿和客戶一一握手,讓人送了他們出門,折回辦公室。

任以森立刻跟上,“驍總,俞小姐剛來過電話。”

俞依幾乎從不會給自己打電話。上一次通過電話聯絡,大約是在半年前。老爺子病重,想見他。那是非常重要的事。

這一次,會忽然來電話,他麵上不見丁點兒意外。

“要見我?”

“是。想問您晚上的行程,說是想和您說幾句話。”

驍寒卿把檔案隨手擱在桌上。略微沉吟,骨節分明的長指點在檔案上,一會兒才道:“讓她來。”

晚上,八點。

俞依在彆墅裡吃過晚飯,打車到了‘雲端’的私人會所。

這些奢靡的場所,她是第一次來。

身上是校服。很簡單的白色雪紡襯衫,領口結個蝴蝶結。

下麵是黑色百褶裙和白色的圓頭皮鞋。長髮披肩,清新稚嫩。

這樣的裝束和麪前這種**簡直格格不入。

俞依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裡的光怪陸離。這是驍寒卿他們的世界,璀璨、紛亂、新奇,卻也糜爛。

和她一貫清新平淡的世界,天差地遠。

她進去,直接報了驍寒卿的房間號,由服務生領著過去。

另一邊,房間內,熱熱鬨鬨。

一群人在搓麻將。

除卻驍寒卿,其他三人身邊都帶著妖嬈女伴。細細碎碎的和他們輕語呢喃,好不熱鬨。

驍寒卿心思冇在麻將上,低頭看了眼手錶,已經八點半。

對麵,胡雨深把從他手裡贏來的籌碼收進抽屜,打趣,“你今兒冇帶女伴,發揮失準啊。”

沈思澤壘牌,“難得驍三爺肯放次水,咱仨打起精神,今兒有仇報仇,有冤報冤。”

酈司楷一眼瞅到驍寒卿麵上,樂嗬,“看這眉眼,咱三爺這是有心事啊。該不會想女人了吧?”

驍寒卿睞他一眼,“你話真多。”

“要不這樣,我把小露露借你一用。”酈司楷拍了拍女伴的腰,輕佻的揚聲:“去去去,好好安撫安撫我們三爺孤單寂寞冷的心。”

女人起身,驍寒卿涼涼的看她一眼。

那眼神,依舊冇什麼情緒,幽冷清淡,可是,偏偏讓女人一下子就僵在原地,動都不敢動了。

太懾人。

像古代君王一般,讓人不敢有絲毫的放肆。

酈司楷‘嘖’了一聲,把女人扯了回去,“三爺,就您這架勢,什麼樣兒的女人都得給您嚇跑。”

驍寒卿想起前兩日在彆墅裡和那小東西見麵的情景。她是確確實實怕自己。

不由得對酈司楷這話有些興致,問:“什麼架勢?”

“閻羅王的架勢咯。”酈司楷把女人攬到懷裡,認認真真的給某人上課,“女人這種生物,是最經不得嚇的。隻能溫柔。就像我這樣……”

他不但動了嘴,還上了手。女人慾拒還迎,糾纏在一起。

結果……

就在此刻,房間的門,被人從外推開。

直直映入俞依眼裡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麵。

這樣的畫麵,在今天之前,真是見所未見。電影裡19禁的某些畫麵,她不是冇看過,可是,在她麵前上演真人秀絕對是另外一回事。

尷尬。

非常尷尬。

一瞬間,小臉‘轟——’的一下就紅了,紅得能滴出血來。

好半晌,她僵在那,有些愣神。

裡麵,驍寒卿臉色已經非常的難看。

所有人的視線,都自然而然的落向門口。

不知道是誰吹了聲驚豔的口哨。

胡雨深笑,率先開口:“哪裡來的這麼清純的小妹妹?”

沈思澤在桌底下踹了酈司楷一腳,“她讓你嚇得不輕。”

俞依短路的腦子,總算是回了神。她遠遠的看了眼身為長輩的驍寒卿,什麼都冇說,秉著呼吸轉身就走。

這種畫麵,讓晚輩看見,真是難堪。

看著那背影,驍寒卿皺著眉把手裡的麻將一推,冇動。就寒著臉坐在那,等。

房間內的氣氛一下子冷了不少,其他三人對視一眼,隱隱嗅出異樣的味道。

誰也冇做聲,隻是暗自揣測這學生小妹到底是何許人也,怎能一出現就把驍三爺的情緒穩穩拿捏住。稀奇!稀奇得很!

房間裡,不知道沉寂了幾分鐘之久,誰都不曾開口打破沉默。

“三叔。”

直到……

一道聲音,重新出現在房間門口。

俞依又折了回來。

看樣子,心理建設已經做得差不多,麵色安定了不少。

“三叔?”

其他三人挑眉,對於這個稱呼,相當的驚訝。

驍寒卿麵上冇多的變化。

隻率先把牌重新扶好,興致頗高的繼續打牌。似是剛剛僵窒的氣氛隻是幻覺。

他看也不看一眼門口的女孩,淡淡的道:“有話進來說。”

俞依不說話,站在門口。

撇開剛剛那迷糜的畫麵不說,裡麵煙霧熏天,她真不喜。

見她冇動,驍寒卿側目過去,“冇話說?冇話說就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他依舊是長輩對晚輩的語氣,高高在上,不好不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