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冠絕天下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冠絕天下》的小說是作家一江春水的作品,講述主角秦浪林如夢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...

《冠絕天下》 第8章 免費試讀

第8章

“舉起手來!”

兩個美女副官反應迅速,一人堵住另一邊車門,防止秦浪逃跑!

另一人則是打開攝影,進行執法拍攝!

“靠!天大的誤會!”

秦浪無語,急忙舉起雙手配合!

但是!

林如夢的神誌越來越迷糊了,非常主動地把秦浪的舉起的手抓回到自己的身上!

好讓秦浪繼續撫摸自己的身體……

“這……”

蕭陌寒三人看得滿臉羞紅,秦浪也很是尷尬:“看到了吧,我很配合的,是她不肯配合!三位美女長官,她真的是中毒了!”

蕭陌寒言語冷漠:“即使她是中毒,你也洗脫不了嫌疑!”

啪!

說話間,蕭陌寒一記手刀打暈了林如夢,又脫下自己的外套蓋住了她的身體!

“何副官,趕緊向戰部申請支援,派一名女軍醫來警局幫忙!這種毒很陰損的!”

蕭陌寒瞪了秦浪一眼,眼神裡全是鄙視與厭惡,看來她是認定了秦浪是始作俑者!

“我冇下藥!”

秦浪滿臉苦笑,可他也知道對方不會輕信自己。

警局。

“蕭戰神,您親自過來了,發生什麼大事了?”

負責人知道女戰神蕭陌寒來警局了,急忙從家裡開車過來,並以最高規格進行接待,絲毫不敢有所怠慢!

“辛苦你了!”

蕭陌寒神色嚴肅凝重:“現在你們先行出去,我有些話要問秦浪!”

“是!”

負責人不敢多言,滿臉不解地看了秦浪一眼後,就帶人走出了審訊室。

“哦?”

秦浪眉頭微皺,暗想這蕭陌寒是專程來找自己的?

果不其然!

蕭陌寒麵色陰沉地拿出一張婚函:“訂婚一事作廢,我不想與你這種人有任何的關聯!”

“婚函?”

秦浪立馬就想到,這叫蕭陌寒的女戰神,也是自己的未婚妻!

“草率了!”

秦浪搖頭苦笑,又想起蕭陌寒剛纔那句話——不想和你這種人有任何的關聯。

“這種人?這分明就是先入為主汙衊我!”

秦浪白了她一眼:“蕭陌寒,請你聽清楚了,不是我對林如夢圖謀不軌!”

蕭陌寒厭惡地揮了揮手:“我不想聽你狡辯。圖謀不軌的事情自然會有警察去處理。我現在跟你說的是訂婚一事!”

“秦浪,當年你我雙方父親,在冇征得我同意的情況下,擅自給我們定下婚事。”

“你也知道了,我已經晉升為女戰神,身份地位有彆於常人。至於你的身份……”

蕭陌寒眼神從秦浪嘴邊的唇膏掠過,神情冷傲,道:“我們身份懸殊。所以,我是特意來退婚的。”

“這件事一定會讓你自尊心受創,所以我可以儘可能地補償你。”

“可是你對女生下藥一事、已經超出了我能承受的底線,就算我能為你平事,我也絕對不會幫你!”

“不過我可以讓監獄那邊對你多加關照,省得你在裡麵遭罪!”

說話間,蕭陌寒神色越來越孤傲:“監獄那種地方,什麼人都有,你想好了再回答我!”

怎料秦浪卻淡定不已:“我冇有對林如夢下毒,所以我一點都不怕!”

“就算我需要幫忙,我也認識戰部的人,不需要你。”

“這婚事就當退了,你們走吧。”

秦浪的回答,讓蕭陌寒感覺很丟人。

秦浪抬頭看了看蕭陌寒誘人的身姿,笑著說道:“你如果覺得有愧於我,可以請我吃飯作為補償,然後我們還能更進一步交流。”

女副官立馬喝道:“秦浪!我們小姐身份尊貴,你一個色胚還妄想可以一起吃飯、交流?你有什麼資格啊?”

“不說了。”

蕭陌寒神色略顯失望:“他一直呆在窮鄉僻壤,冇什麼見識,你們不要跟他一般見識。”

“秦浪,我抽不出時間和你吃飯,因為我需要執行緊急任務,聯合江南八大戰神追捕黑暗四大惡王。”

“我把電話號碼留給你,如果你有需求的話,可以直接聯絡我。這也算是我對你的補償了。”

“不過,我還是想勸你一句,不要沉迷酒色,免得你鬥誌日漸喪失。”

說完,蕭陌寒留下自己的名片,帶著兩名副官匆匆離去,要把四大惡王抓捕回來。

路上,兩名副官忍不住質疑:“他不就是個藥農嘛,居然還敢吹噓,說自己認識戰部的高層!”

“嗬嗬。”

蕭陌寒也是一臉蔑笑:“他隻是虛榮心作祟,想以此掩飾自己的難堪而已。我相信,過不了多久,他就會找我提要求的。”

可是她們才走到大廳,就看到秦浪無比瀟灑的,也出來了!

“怎麼回事!”

蕭陌寒玉臉閃過一抹慍怒,馬上喊來負責人問話!

“回稟蕭戰神!”

負責人輕聲道:“我們在林如夢包包裡找到了一個藥丸瓶子,瓶子上隻有她和一個名為潘誌遠的指紋,並冇有秦浪的指紋。”

“而且就在剛纔,潘誌遠來自首了,說這藥是他的!”

“幸虧是秦浪保護了林如夢,否則林如夢就要遭到潘誌遠的毒手了……秦浪是無辜的……”

聞言,蕭陌寒玉指托腮:“去見一下潘誌遠!”

向來素有‘小潘安’之稱的潘誌遠現在鼻青臉腫的,一看就是被人爆錘了一頓!

“誰打的你?”

蕭陌寒聲音嚴厲:“秦浪的人打的?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聽到秦浪兒子,潘誌遠恐懼無比,身體更是止不住地顫抖起來!

就在剛纔,潘誌遠被幾個身穿中山裝的狠人爆錘了一頓,要他去警局認罪!

否則,死!

潘誌遠立馬就意識到自己踢到鐵板了,也猜到秦浪的背景遠超乎他的想象!

為求保命,他就馬上去警局自首認罪了!

“這事情不是秦浪做的?”

蕭陌寒心中還是有懷疑,不過她也隱約覺察到這事情有人在背後操控一切,遠不是表麵上看到的那麼簡單!

但是……

根據調查,秦浪隻是一個普通平凡的藥農而已,他何來的背景?

看來是多慮了!

“潘誌遠,你****!”

被女軍醫治療清醒過來的林如夢,無比憤怒的一巴掌抽在潘誌遠臉上!

“哎呦!”

潘誌遠感到無比丟臉,但是屁也不敢放一個!

他本來就是想把林如夢搞上床!

隻是被秦浪誤打誤撞給打亂了他的計劃!

“打他!使勁!”

秦浪滿臉笑容,看得很是過癮!

“秦浪……”

林如夢看到秦浪也在場,而且他的臉上和脖子上還印著自己的唇印。

這又立馬想起自己意亂之下對秦浪上下其手,瞬間滿臉羞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