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陸長生的係統簽到》 小說介紹

陸長生的係統簽到講述了陸長生葉秋白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...

《陸長生的係統簽到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早在之前,陸長生便已經知道了葉秋白的位置。

更是探查到,有人想要殺他。

係統好不容易釋出一個任務,怎麼可能讓這群小比崽子給破壞了?

聞言,葉秋白立馬抱拳道:“勞煩前輩了!“

陸長生頷首,看向黑衣男子,手掌在男子驚恐的眼神中落在了他的天靈蓋上。

隨即,在葉秋白驚懼的目光中,竟是有一道透明靈體從男子天靈蓋中探出!

“這……搜魂之術?“

陸長生輕輕點頭,手掌微翻,一股股資訊便傳入了陸長生的腦海中。

同時,靈體也露出了痛苦神色。

不多時,陸長生停止了搜魂。

那黑衣男子早已魂魄俱滅。

看向葉秋白,輕聲道:“你現在便想知道嗎?“

葉秋白一愣,隨即點頭,目露堅毅。

見狀,陸長生也不打算隱瞞,道出真相,“薑嬋。“

轟隆!

聽到這個答案,葉秋白如遭雷擊,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。

足足待了一柱香,才慢慢反應過來,苦笑一聲,眼中透著悲哀。

他思來想去,到底是誰想要這麼快除掉他。

可萬萬冇有想過的是,這個人竟然是他的青梅竹馬,那個小時候什麼都要在一起的薑嬋。

“需要我出手幫你解決麼?“

葉秋白抬眉,隨即搖了搖頭,“就不勞煩前輩了,這件事情,由我自己來。“

聞言,陸長生也目露讚賞。

一個人失意時,不會因此退卻。

激流勇進,這才能夠快速成長。

葉秋白抱拳問道:“前輩大恩,秋白改日必報,不知前輩名諱……“

陸長生看向葉秋白,輕笑道:“我名陸長生,欲要收你為徒,所以纔會出現在此地。”

葉秋白一愣,隨即苦笑一聲:“前輩莫要開玩笑了,如今我修為儘失,天賦不再,哪還有資格成為前輩的弟子?”

看著這超然的氣質,以及方纔那般殺人手段,便知道陸長生不一般,這樣一個人物,怎麼會看上如今的他?

陸長生也冇有說話,手指點在了葉秋白的眉心,想要查探他的身體情況。

【經脈中充斥了劍氣,根基受損,配合功法,丹藥修複,便可破而後立】

嗯?

係統還有這功能呢?

“那配合什麼功法丹藥?”

【收葉秋白為徒後會贈送】

“前輩?”

陸長生回過神來,笑道:“如果我說,能夠讓你重回巔峰,甚至於,讓你的天賦發揮到極致,超越以往,你會跟我走麼?”

聞言,葉秋白的眼神當中瞬間散發神采。

重回巔峰,遠勝往前,這不正是他想的麼?

而且見前輩如此自信,想來也不會騙他,他身上又冇什麼珍貴的東西。

何必?

當即,葉秋白便雙膝跪地,對著陸長生行一大禮。

“徒兒葉秋白,拜見師尊!”

陸長生一笑,道:“隻是拜師而已,你又何必行此大禮?”

隻見葉秋白臉色嚴肅,道:“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,自然要行大禮。”

聽了,陸長生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天賦不錯,品行過關。

收這麼一個徒弟也不錯。

【完成收徒任務,獲得收徒大禮包】

【極品聖器——青雲劍】

【太初劍經】

【造化丹】

【同時,將會開啟徒弟養成任務】

聽到了係統的話後,陸長生暗自點頭,看向葉秋白,道:“好了,既然如此,便跟我走吧。”

……

劍上,葉秋白問道:“師尊,我們現在去哪?”

陸長生道:“藏道書院。”

藏道書院?!

葉秋白心中一驚。

雖然這藏道學院不在天元皇朝。

可是,南域之中,誰不知道藏道學院?

這可是南域公認傳道之地啊!

“師尊是藏道書院的長老?”

陸長生搖頭,道:“我們這股勢力,可以說屬於書院,但是也不受書院管轄,名叫草堂,不知道你聽過冇有。”

葉秋白搖頭。

這也正常,畢竟草堂並冇有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,甚至於在陸長生接管草堂後,便冇有再收過弟子。

葉秋白其實還想問問師尊的實力是什麼境界,不過想著問太多了也不太好,便隻能壓住了心中的好奇心。

……

藏道書院,現在依舊由各長老挑選弟子。

不過也已經挑了個七七八八了。

剩下的便是直接進入外院學習。

隻是……

在眾長老的麵前,有一紅衣女子卻極為倔強。

“我要加入草堂。”

這是她目前為止說的唯一一句話。

之後,便滿臉寒霜的立於原地。

而且,此人無論是身份還是天賦實力,都是這批學員,不,應該說這幾屆來最優秀的人。

這也讓眾長老很是無奈。

畢竟人家不想拜入他們門下,他們也不能強迫啊!

這時,兩道身影禦劍而來。

“哦?招生還冇有結束嗎?”

長老們看向劍上男子,神色複雜。

陸長生一愣,問:“我臉上……長什麼東西了?”

其中一名長老指向空地上的少女,無奈道:“陸長生,她想加入草堂。”

她?

陸長生看向門口那紅衣少女。

隻聽少女說道:“我要加入草堂。”

陸長生卻是拒絕了,笑道:“拜入長老門下吧,我不收弟子。”

說完,便帶著葉秋白朝著學院內走去。

“為何?”

少女不甘心。

家族中,便是讓她拜入草堂,同樣,也將草堂以前的事蹟告訴了她。

這才讓她來到了藏道書院。

陸長生想了想,道:“我懶,喜歡清靜,所以還是不誤人子弟了。”

一旁的長老注意到了葉秋白,問道:“長生,這人是?”

“我徒弟。”

說完,陸長生便帶著葉秋白入了學院。

“……”

你不是懶,喜歡清靜,怕誤人子弟嗎?

你不是不收弟子嗎?

眾長老麵麵相覷,相繼苦笑,隻得看向少女,道:“辛紅衣,要不選擇其他的長老?”

辛紅衣卻搖了搖頭,拱手道:“既然入不了草堂,那我便自己修煉了。”

雖然聽起來很狂妄,不過以她的家世底蘊,確實不需要長老的教導。

辛紅衣看向陸長生離開的方向,低聲道:“我會證明自己的。”

顯然,辛紅衣認為是因為陸長生看不上她的天賦實力,纔不會收她。

誰知道,陸長生是真的懶啊!

至於收葉秋白?

係統的任務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