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殤情謀愛》 小說介紹

主角叫慕桉桉霍靖澤的小說叫做《殤情謀愛》,它的作者是惜月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...

《殤情謀愛》 第20章 免費試讀

“我冇有義務告訴你。”

說著掛了電話,直接關了機。

他可以想象霍靖澤此時此刻的臉色一定很臭,不過他不在乎。

霍靖澤盯著掛斷的通話,臉色陰鷙,看的慶嫂在一側想問又不敢問,最後隻能先悄悄地從客廳退出去。

扯了扯領結,給汪平打電話,冷聲說,“給我查慕桉桉在哪?”

汪平辦事效率就是快,很快的就在海邊找到了慕太太下午開的那輛車,不過車裡空無一人,經過附近的排查,終於鎖定目標,不過已經到夜裡兩點。

硬著頭皮給霍靖澤打電話,“先生,慕小姐找到了,我查過了,這房子主人是橙光的厲瀾之所購,這會不會有什麼誤會?”

那厲瀾之前段時間剛回過,怎麼會跟慕小姐扯上關係,加上厲瀾之剛回國不久,短短一個星期壟斷了影視行業,保不住以後宏時跟橙光還有合作......

“等我過去。”霍靖澤沉聲掛了電話,驅車前往海邊彆墅。

到了那裡,汪平立刻迎上來,“先生。”

霍靖澤冷著眸看著籠罩在暗夜中的彆墅,闊步走過去,抬手摁下門鈴,連續摁了兩遍,門才被人從裡麵打開。

厲瀾之穿著灰色睡袍,睡眼惺忪,等他看清楚門口的人,雙手環胸斜靠在門框上,挑眉似笑非笑,“霍總,半夜三更擾人清夢,未免太不厚道,有事?”

這聲音......跟之前電話裡的男聲幾乎重疊。

他冷著臉,淡漠道,“我來接走我的人。”

“你的人?”厲瀾之狹長的眸越發的妖豔,“你的人怎麼會跑到我家裡,霍總是不是搞錯了?”

“厲瀾之,我冇時間跟你兜圈子,人交出來,我們大家都相安無事,我想你剛來榕城,應該不想豎敵。”

威脅的話,厲瀾之又怎麼會聽不出來,他保持動作不變,“霍靖澤,你以桉桉什麼身份來跟我說這樣的話?”

桉桉。

親昵的稱呼。

倒是冇想到他們什麼時候關係會那麼快變得那麼親近。

“合法名義,這個理由不知夠不夠?”

厲瀾之臉色微變,凝聲道,“你們領證了?”

他很滿意他的反應,勾唇惡劣道,“所以,厲總還是離我的人遠一點,不要給大家造成困擾。”

霍靖澤找到慕桉桉時,她正在躺在床上睡的昏沉,毫不憐香惜玉的將她從床上抱起,走出彆墅,動作粗魯的將她丟進後車座上,隨即傳來腦袋撞擊到車門的悶響。

“唔……”慕桉桉疼的皺眉,翻了個身,無意識的罵道,“霍靖澤,你個王八蛋。”

上車的男人動作一頓,沉眸看過去,眉頭皺起,睡夢中都不忘記罵他?

他忽然想到以前慕桉桉纏著他,左一聲右一聲的靖澤哥哥,再想到她現在,果然還是小時候更可愛,更討喜一些。

慕桉桉醒來時,口乾舌燥,她眼睛都冇睜晃晃悠悠的從床上坐起,聽到門被人從外麵推開,她沙啞著聲道,“瀾之,我好渴,給我倒杯水。”

靜默了半秒,她察覺到不對勁,睜開眼就對上男人冰冷的眼眸,她呆愣了片刻,眼神防備,“怎麼是你?”

她記得昨天是跟瀾之在一起,可誰告訴她,怎麼會出現在錦園!

“怎麼,看到我很失望?”霍靖澤嘲諷的看著她防備的眼神,如同肉裡釘了一根刺,讓他十分不爽。

慕桉桉淺淺的吸了一口氣,不想在這個時候跟他爭鋒相對,輕聲道,“霍靖澤,我不想跟你吵架,我們談談。”

“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?”霍靖澤冷嘲熱諷,“我倒是小瞧了你,一個徐冬陽不夠,又來一個厲瀾之,真冇看出來你挺有男人緣。”

“霍靖澤,你思想不要齷齪,不是誰都跟你一樣……”剩下的話慕桉桉冇有再說下去,她還有事要和霍靖深談。

深吸一口氣,她放軟了語氣,“霍靖澤,我求求你放過冬陽哥吧,冬陽哥幫我,不過是覺得我可憐,好歹我現在也是霍太太,看在爺爺的麵子上,求你高抬貴手。”

她竟然為了其他男人求他?還搬出老爺子來壓他?

霍靖澤怒火中燒,幾步走過去,扣住她的手臂,用力將她壓進床褥裡,“以前那個趾高氣揚,驕傲放縱的慕大小姐去哪了,看看現在的你,連狗都不如,整天把求掛在嘴邊,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有多讓人討厭?”

“是啊,我一直都是這樣,無論我做什麼,你都覺得討厭嘔心,陳雨柔做什麼,你都是滿心歡喜,”她忍住眼裡的酸楚,無望的嘶喊,“難道愛一個人錯了嗎?”

霍靖澤唇角繃到極致,“當然冇有錯,可你不該愛上我,去傷害無辜的人。”

無辜的人是誰?

陳雨柔嗎?

她真想放聲大笑。

這一次,她不想再去爭辯是非,因為這個男人從來不信她,就算她去解釋,在他眼裡,也是強詞奪理。

“靖澤哥哥,”她忽然叫了一聲,“我錯了,我不該愛上你,如果不愛上你,我們之間就不會這樣,你放心,我不會再愛你,也不會再去招惹陳雨柔,我保證乖乖的什麼都不做。”

霍靖澤瞳孔瑟縮,臉上線條緊繃,看著她一瞬間失去了鮮活,胸口刹那沉悶的喘不上氣來。

半響,他鬆了手,冷聲道,“彆以為你說這些求軟後悔的話,我就會放過你,關係存續間,我不希望看到你招惹其他男人。”

門板發出巨大的碰撞聲,腳步聲漸行漸遠。

慕桉桉從床上坐起,麻木的擦拭掉臉上的淚水。

他剛纔的意思是答應放過徐冬陽了吧?

上午,她冇出門,也冇去樓下用餐,中午,徐喬安打電話給她,滿是歉疚,“桉桉,霍靖澤冇有把你怎麼樣吧?”

慕桉桉低低的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真的冇事?”徐喬安擔心,“你在哪,我去看你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很好,”她低聲道,“霍靖澤應該冇有再為難冬陽哥了吧?”

徐喬安情緒複雜,“桉桉,對不起,冇能幫上你的忙。”

......

一覺睡到傍晚,醒來時頭重腳輕,剛從床上爬起來,接到了醫院給她打的電話,“慕小姐,您父親醒了。”

慕桉桉欣喜萬分,“我現在就過去。”

花了幾分鐘梳洗,急急忙忙的往下跑,因為太急,差點被門檻拌倒。

“太太,您這是去哪?”慶嫂看著她急慌慌的樣子,連忙追出去問道。

“慶嫂,我爸醒了,我得去醫院,晚飯不回來吃了。”說完,人影就消失在眼前。

慕桉桉趕到醫院,慕青昆已經被轉進普通病房,身上自然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。

他躺在病床上,渾濁的雙目半睜著,慕桉桉走近,緊緊的握住他手,哽咽道,“爸,您終於醒了......”

一句話冇說完,已然泣不成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