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玄幻:我的馬甲們無敵萬界》 小說介紹

《玄幻:我的馬甲們無敵萬界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秦命彩依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...

《玄幻:我的馬甲們無敵萬界》 第19章 免費試讀

第19章

秦命離開藥山後,修羅刀又安靜了,可那座巨石讓秦命感到很不安,猜不透它跟修羅刀有什麼關係。是修羅刀在警惕它,還是它吸引著修羅刀?

“以後還是儘量少過去,免得暴露修羅刀的秘密。”

秦命回到倉庫,拿出蛇心果,微笑著翻看。它比以前見到的蛇心果要大很多,鮮紅欲滴,瀰漫著幽幽清香,放到燭光前,依稀能看到裡麵的汁液在流淌循環。

正常蛇心果屬於中品靈級,這顆的藥效起碼有雙倍。

正好用來鞏固五重天的境界!

秦命心滿意足,盤坐在倉庫裡開始煉化。濃鬱的藥液沁入全身,舒爽著每個細胞,中品靈果不僅有充沛的靈力,更有各種神奇的效用。

夜色靜謐,多數弟子都已經熟睡,少數弟子在山林或演武場發奮的修煉。

秦命完全沉浸在煉化中,引導著純淨的靈力滋養著經脈百骸,可突然,一股劇烈的震顫感席捲青雲宗三十餘座高山,彷彿發生了地震,山體搖晃,大地波動,數千座房屋建築都感受到明顯震動,大量弟子從睡夢中驚醒。

出什麼事了?他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。

緊接著又是一股震顫感,冇等他們搞清楚狀況,一聲恐怖的咆哮席捲青雲宗浩瀚宗地,像是惡魔的嘶吼,又像是囚徒的呐喊,帶著股深沉的怨念,為黑暗的午夜帶來股無法言喻的驚悚感。

數千弟子徹底醒了,紛紛衝出屋子,尋找著聲音。

藥山深處,轟隆聲震耳欲聾,大地崩裂,猙獰的裂縫肆虐擴展,亂石飛揚,塵霧飛揚,許多古老的大樹連根拔起。

一股煞氣沖天而起,撞碎了藥山上空的迷霧,直灌蒼穹。

高空烏雲滾滾,洶湧翻騰,竟然被那股煞氣衝出股龐巨的漩渦。

嘩啦啦。

一條條金色鎖鏈洞穿夜幕,沖天暴起,像是大量金龍,在天地間翻騰,綻放驚世金光,一條條撞向了高空烏雲,纏繞住了那股煞氣。

“嗷吼!”煞氣深處傳出嘶啞的咆哮,像是有什麼在掙紮。聲音非常恐怖,讓人毛骨悚然。

鎖鏈金光大漲,照亮天地,灑向群山片片金光。

所有弟子的目光聚焦到藥山,呆滯的望著那股煞氣和霸烈的黃金鎖鏈。

出什麼事了?

那是什麼怪物?

藥山山頂,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迎風而立,白髮亂舞,目光熾烈,他雙手大張,抱握天穹,一聲放吼,聲動天霄,藥山表麵的白霧竟然浩浩蕩蕩的翻騰,像是江河大潮般奔湧。他調動了藥山所有的靈力,彙聚成條條靈力氣浪,湧入藥山深處的那座石頭藥園,全部彙聚到金色鎖鏈中。

高空翻騰的金色鎖鏈金光再漲,死死纏繞著那股煞氣,撕扯著它轟回了藥山。

轟隆隆巨響,藥山顫動,金光消散,一切......迴歸平靜......

眾多長老紛紛現身,遠望藥山,麵色凝重。怎麼可能?誰把它驚醒了!

秦命站在倉庫的屋頂,眉頭緊鎖。在咆哮出現的時候,丹田裡的修羅刀竟然也在振動,彷彿在迴應著什麼。

黃金鎖鏈!

難道是藥山裡的那座石園?

這一夜,青雲宗長老弟子都失眠了,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很多人心裡不安。

秦命也在失眠,一直在屋頂凝望,眉頭緊鎖。

天亮之前,來自宗主的嚴令傳遍青雲宗,任何人不得議論昨晚藥山之事,一旦發現,絕不姑息。

明明是個很轟動的事件,卻在第二天’煙消雲散’,冇有誰敢忤逆宗主的親令,也都意識到事情不尋常,更不敢胡亂議論。

之後的幾天,除了眾多長老頻繁往返藥山,青雲宗還是跟往常那樣,表麵上看不出異常。

秦命知道自己可能闖禍了,老老實實送貨修煉,遠遠避開藥山。蛇心果藥效確實濃鬱,足足煉化了三天才完全吸收,五重天的境界也慢慢穩住。

除了上午送貨,他都把自己鎖在倉庫裡,修煉著山河重劍和紫電雷蛇,偶爾參悟生生決第二段,忙碌而充實。

隻是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秦命都能感受到修羅刀的異常,以及來自藥山方向若有似無的召喚。

“那裡囚禁著誰?”

“是人,還是妖?”

“為什麼會召喚修羅刀?”

“這刀明明是老爺子給我的。”

秦命儘量不讓自己多想,可心裡實在又好奇。

在藥山事件發生五天後,一條驚人的訊息轟動了青雲宗——金翎弟子玥晴正式晉入玄武境。

這位青雲宗的驕傲不負眾望,十六歲的年紀晉入玄武境界,天賦和實力足以比肩金鵬皇城各宗各派,以及各大世家的天之驕子們。

這個突如其來的好訊息終於衝散了青雲宗持續五天的陰霾,轉移了弟子們的注意力,來的很是時候。

青雲宗宗主高調下令,為慶賀玥晴晉入玄武境,犒賞全宗,每位親傳弟子都會得到兩顆中品靈草,上等弟子得到一棵中品靈草,其他普通弟子都可得到一棵下品靈草。

這是遍及全宗的福利,無數弟子振奮。

青雲宗宗主還親自在青雲峰峰頂舉辦了茶會,召集了眾多長老,還有玥晴等新生代五位金翎弟子。

一場高規格的茶會。

夜色深邃,繁星滿空,青雲宗裡熱鬨不減。

“慕白長老,玥晴呢?”茶會剛結束,金翎弟子‘金劍’穆程找到了玥晴的長老,恭敬的行禮。

“是穆程啊,玥晴累了,先回去了。”慕白長老輕笑。

“我能去拜訪嗎?想單獨給她慶賀。”

“改天吧,她確實是累了,茶會冇結束就回去了。”

“這......好吧,還請慕白長老代我轉達我的祝賀,我替她高興。”

“你師父剛剛還跟我說起你,你最多半年也會晉入玄武境。好好加油吧,你不比玥晴差多少。”

“最多三個月,我一定會追上玥晴。”

慕白笑著點頭,鼓勵了兩句。

“慕白長老,我......”

“怎麼吞吞吐吐的,不像我認識的穆程。”

穆程遲疑著:“玥晴......她真的是回去休息了?”

慕白長老輕笑:“玥晴心向武道,一直不想被人打擾,你應該瞭解她。”

“哦。”穆程頷首行禮,默默告退。

他這裡剛走,一位長老從旁邊走過來:“慕白兄,玥晴怎麼提前離開了,我還冇來得及跟她道喜呢。”

“玥晴不喜歡這種應酬場合,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玥晴能有今天成績,你這當師父的功不可冇啊,連宗主這平常不喝酒的人,都連乾三杯向你道喜。”

“都是玥晴自己的努力,她的天賦自幼不凡,又勤奮努力,我隻是做些適當指導而已。”

那長老笑著指指慕程離開的方向,悄聲問道:“玥晴對他真冇感覺?我一直覺著兩人挺般配。”

慕白笑著擺手:“弟子感情的事情,咱們這些老傢夥就彆操心了,一切隨緣,嗬嗬,一切隨緣。”

此時此刻,倉庫旁的後山老林裡,秦命盤坐在後山的石頭上,冥想修煉。全身電弧密佈,一條手臂粗的雷蛇纏滿全身,蛇頭高揚在他的肩膀上,像是真實的靈妖,在默默地守護著他。

刺眼的電弧、誇張的雷蛇,在昏暗雜亂的後山非常惹眼。

他在嘗試著把施展‘雷蛇嘯’的時間壓縮到三秒,雖然從五秒提升到三秒看起來隻有兩秒的差距,可實際操作卻非常的困難,不僅僅是熟練就能辦到,更需要足夠的技巧,以及新的領悟。

忽然,秦命眉頭微蹙,似乎有所觸動,從冥想中恢複,抬眼看向了前麵密林,雷蛇也在第一時間散開。

幽靜樹林裡,一位絕代佳人亭亭玉立,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,正靜靜的看著石台上的秦命。

少女清麗秀雅,姿容極美,雙目湛湛,修眉端鼻,當真秀美無倫。

清涼的月光穿過稀鬆的樹葉,在林間投下條條熒光柱。

這一幕,靜如畫卷,少女美若仙子。

見秦命睜開眼,少女嘴角含笑,竟有稍許俏皮:“打擾你了?要不我改天再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