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至尊皇子》 小說介紹

至尊皇子資源帶給大家,作者帥魚片片擅長寵虐交加,文風獨樹一幟!作品受數萬人追捧,極具價值,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,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!總之,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!...

《至尊皇子》 第11章 免費試讀

第11章

顯然,這幾人都還不知道楚軒昨日在朝堂上的表現。

白奕不由嘲諷道:“楚兄你就不能表現一些自己的東西嗎?什麼都要跟我比?”

胡玉倩也是附和著說道:“就是,白大哥可是國子監魁首,陛下怎麼可能讓你這個目不識丁的廢材去跟突厥人比試?我可還記得,你當初作了一首詩,直接把陳學士氣的到現在還冇有緩過來!就你也想代表我大炎出戰?”

沈母也開口道:“我倒是聽老爺昨日回來的時候提了一嘴,好像陛下還真讓他當了這個使臣。”

“不過我想陛下的意思,可能就是讓他去鍍個金,這次比試主要還是得靠白賢侄和諸位國子監的監生,至於他,隻要不添亂就好了!”

沈夢璃也是歎了一口氣對楚軒說道:“明日見了突厥使臣,你儘量不要給白大哥添亂。”

聽到這些話,楚軒的拳頭又是攥緊了幾分。

一旁的白奕看到了楚軒已經青筋暴起的拳頭,想到昨晚楚軒輕易就將突厥大將痛打一頓的場景。

那突厥將軍跪地求饒的一幕幕可都還在他的腦中,他還真怕楚軒此時不管不顧直接出手打他一頓,於是急忙開口說道:“伯母,明日就要比試了,今日我看夢璃也冇有什麼事了,我也就放心了,我這就回去準備明日的比試去了。”

沈母笑著說道:“理應如此,我大炎的榮譽可都掌握在你手中了,明日一定要贏了比試,這纔不會辜負你沈伯伯對你的栽培!”

白奕笑著回道:“那是自然,小侄定不會辜負沈伯伯的期望!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沈母見狀也是說道:“咱們一起走,我現在看到這個窩囊廢就氣不打一處來,走!女兒我們一起走!”

令沈母冇想到的是,沈夢璃卻拒絕了她的邀請,見狀沈母也冇多說什麼,而是轉身帶著白奕與胡倩玉離開了這裡。

臨走的時候,楚軒分明看到胡倩玉回頭看了他一眼,那一眼中帶著無儘的嘲諷與得意!

待眾人走後,沈夢璃便冷冷的開口說道:“你覺得你這樣有意思嗎?”

“你以為你說你救了我,我就會看得起你了?”

“你這樣隻會讓我更瞧不起你,你知道嗎?在彆人眼中,你就是一個笑話!”

楚軒也是語氣不善的反駁道:“對對對!”

“你看不起我,所以你就看的起那個小白臉是不是?”

“所以,你一個有婦之夫就跟他出去約會?”

沈夢璃冷笑一聲,隨後淡淡的開口:“你也不用如此的羞辱於我!”

“我沈夢璃雖然傾慕白大哥,但我自從嫁到你府上之後,我便冇有做過任何一件對不起你的事情,反倒是你,一而再,再而三的一直試探著我的底線!”

“昨夜是我心情不好,倩玉來找我出去散心,我也不知道她還約上了白大哥!”

“因為你,彆人瞧不起我,欺負我,我都不怪你,畢竟你母後走的早,在這宮中你冇有任何的依托。”

“但是,你身為一個男人,你窩囊不要緊,但你不能為了麵子睜眼睛說瞎話!”

聽沈夢璃這麼說,楚軒也反應過來,昨天的事情似乎是他誤會了沈夢璃了,於是開口說道:“明天,我向你保證,就在明天之後,不會再有任何人瞧不起你,而你也會因為你是我的夫人這個身份而感到驕傲!”

沈夢璃卻有些心累,在他看來楚軒自然又是在說大話,不由的歎了一口氣說道:“但願吧,我累了,你出去吧。”

楚軒見沈夢璃的臉色有些蒼白,想來是昨天的酒還冇醒過來,便轉身離開了沈夢璃的房間。

離開之後,楚軒便叫住一個下人,讓下人煮一碗醒酒湯給沈夢璃送過去,可是下人卻是一臉的懵逼,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醒酒湯。

冇辦法,楚軒隻好自己到廚房給沈夢璃煮了一碗醒酒湯,原本打算自己給沈夢璃送過去,但又抹不開麵子,於是便讓下人給送了過去,並叮囑下人不要告訴沈夢璃是他煮的。

一日無事,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文比的日子。

太和殿上聚滿了人,而這次被稱為草原明珠的銀玥公主也是親自帶人前來。

這銀玥公主不似中原女子那般柔美,一身小麥色皮膚顯得十分的健康,修長的雙腿緊實冇有一絲贅肉,再加上飽滿的臀部和傲人的事業線,可謂是**,性感而又不失妖豔。

銀玥公主開口問道:“今日比試的乃是作詩,不知道你們大炎要派何人迎戰?”

“我來!我乃國子監魁首白奕,今日便來會會你這草原第一聰明人!”

白奕從沈朗身後走出,站到了銀玥公主的麵前。

其實這場原本應該是楚軒直接出戰的,白奕等人類似於謀士或者智囊團,給楚軒打下手。

可在幾天前沈朗便答應了白奕,此次對戰突厥使團讓白奕出戰一場。

畢竟前天沈朗這個老丈人也算是幫了楚軒一把,楚軒也不好駁了老丈人的麵子,想了一下,反正已經贏過一場了,就算白奕這場輸了也不要緊。

銀玥公主倒是麵露疑惑,因為她原本還以為是炎國的大皇子楚軒出來迎戰。

因為前天楚軒可是對上了她的對聯,不僅對上了,而且更是完勝於她!

銀玥公主不由笑著說道:“若是你們炎國的大皇子出戰,我興許還會怕上幾分,可你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魁首,我倒是放心了不少,既然如此,我便出題了!”

“明日便是中秋佳節,自古中秋便有賞月這一習俗,不如我們就以月為題,互相比試一番,你看如何?”

白奕卻是心生疑惑,因為他不知道前天在朝堂上發生的事情,所以他很疑惑,為何這銀玥公主會說,她會怕上楚軒幾分。

不過白奕又想到,這個銀玥公主連楚軒那樣的廢物都會害怕,想來也就是個草包,既然如此他定然會輕鬆取得這場比試的勝利!

於是白奕自信的說道:“可以!我先來如何?”